当前位置:首页 > 大数据技术服务 > 大数据应用

数字化:助推教育公平和组织效率的引擎

2022-10-12 09:51     来源:科技日报
【字体: 打印

不同教育阶段的数字化转型也具有各自的特点。在基础教育阶段,最重要的就是用好国家资源;对于职业教育,主要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学生的技能操作;对于高校教育,一方面应注重培养创新人才,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开放云平台整合学习资源。

“应用智慧作业系统,老师可以给不同水平的学生选择不同类型及难易程度的练习题。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学生们的错题,可以帮助老师调整教学、复习重点。”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国际学校信息中心主任曹罡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们将教学与数字化融合,真正做到了分类教学、分层教学。这种因材施教的方式,可以充分发掘每一个孩子的潜力。

从“隐形”走向“引擎”、从“新鲜感”走向“常态化”、从“简单应用”走向“深度融合”,教育数字化转型已成为深化教育综合改革、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使教育实现可持续和高质量发展的有效途径与必然选择。日前,中宣部举行“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教育部部长怀进鹏表示,数字教育是“数字中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今年的教育部工作要点中,把全面启动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作为一项重大工程,加速推进教育数字化。

多地开展教育数字化改革试点工作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5G等的崛起,数字技术逐渐全面应用于中国各领域的建设。经多年持续努力,我国教育已实现从信息化到数字化的跨越式发展。经过教育信息化1.0和2.0的建设,我国数字技术与教育也经历了起步、应用、融合、创新四个阶段,目前正处于融合与创新并存的时期。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教育信息化的特殊阶段。”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潘海生教授表示,在教育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要树立数字化意识和思维,培养数字化能力和方法,构建智慧教育发展生态,同时形成数字治理体系和机制。

为此,我国教育领域的数字化改革逐渐加速,从顶层设计、理念认知、素质提升、数据积累和制度建设等多个方面推动教育数字化的转型。

《“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强调,推进教育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互联网+教育”持续健康发展,《“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提出,实施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行动。

“特别是今年以来,教育部启动实施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以建设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作为主要抓手,增加对数字教育资源的供给。”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技术与信息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淑印介绍,该平台包含中小学智慧教育、智慧职教、智慧高教,课程涉及德育、课程教学、体育、美育、劳动教育等。据统计,到目前为止,该平台的基础教育版块为用户提供资源3.4万条,在职业教育版块上线的教育资源库有1194个、在线精品课6628门,高等教育版块上线2.7万门课程,高等教育用户覆盖了五大洲146个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多地尝试教育数字化改革,把顶层设计谋划与应用实践创新相结合。目前全国已有多个省市陆续开展教育数字化改革试点工作。

天津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天津智慧教育平台,目前平台网络已经搭建完成,正在进行信息的完善。

上海教委抓住数字化转型契机,及时提出联通市、区、校云服务的“数字底座”方案,联合企业以大数据、智能化等新型技术为支撑,为教师提供教学助手,为学生提供智能学伴,形成了大范围优质资源供给能力和数据赋能教育改革范例。

宁夏获准建设全国首个“互联网+教育”示范区,经过4年实践与探索,建设了各类教育互联、数据互通、应用协同的云平台,接入了122个应用系统,为全区师生教学教研、学习辅导、教育管理、家校共育提供全过程、一站式服务,让信息的高效互通变得触手可及。

北京市东城区、广东省广州市、河北省雄安新区、浙江省温州市等多个“智慧教育示范区”,也均在各自教育信息化的基础上,进行了包括生态及场景搭建、数字资源建设、数字化评估等在内的有益尝试。

教育数字化转型还应加强基础建设

“数字化为教育带来巨大的提升,尤其是体现在教育的公平性、创新性及组织效率上。但在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仍面临不少困境。”高淑印说。

目前,教育数字化转型最大的难题还是基础建设不够完善。很多城市的学校率先实现教育数字化转型,孩子们能接触到更多先进的教育设备和优质的教学资源。但是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学校教育数字化转型相对困难。“其实不只是农村,在城市的部分学校,也存在数字教学设备老化,需要更新的情况。”高淑印表示,硬件条件的滞后,往往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其次,由于教育数字化主要是通过“平台+教育资源”构建教育信息化新生态,但目前平台上的教育资源纷繁复杂,除了涵盖国家级平台、省级平台、市县及学校平台的资源外,还包含一些教育机构提供的资源。这些资源有些是重复的,有些则是封闭运营,暂未实现信息共融共享,出现了信息孤岛的现象。因此,国家层面要制定教育数字化的统一用户标准、资源标准、服务标准和管理标准。

此外,教育管理者、教师、学生以及家长等群体的数字素养,也会影响到教育数字化的转型与发展。教育管理者对教育数字化转型的认知和重视程度不够,教师对数字技术整合、应用能力不足,家长对教育数字化的了解程度参差不齐,学生线上学习中出现网络沉迷等问题仍客观存在。为此,今年教育部尝试在网上通过数字化手段为全国基础教育,特别是为科学教育提供基本的教师培训服务。

“随着信息化和智能化在教育、教学中的应用,数据使用过程中的隐私保护、信息安全、教育数据泄露或滥用等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高淑印强调,目前中小学缺乏专业人才对硬件、软件平台进行日常的运行维护,未来随着教育数字化的发展,可以考虑设置这样的岗位。

不同教育阶段的数字化转型各有特点

国家和各地方的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主要设有中小学智慧教育、智慧职教、智慧高教和大学生就业服务四个模块,高淑印认为,之所以这样划分,是因为不同教育阶段的数字化转型也具有各自的特点。

“在基础教育阶段,最重要的就是用好国家资源。教师应结合这些数字资源,对自己教学方式进行创新,同时帮助学生提高数字时代的核心素养,掌握技能,为终身发展奠定基础。”高淑印说。

对于职业教育来说,主要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学生的技能操作。比如汽修、护理等专业的虚拟仿真课程可以通过虚拟场景的搭建,给学生提供虚拟实践的机会,从而替代实习才能获得的经验技术,以便未来到工作岗位后能很快进行实操。

对于高校教育的数字化转型,一方面应注重培养创新人才,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开放云平台,把现有的电子化学习资源整合在一起,为各级各类的高校学生提供培训和终身学习的机会。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